<progress id="ujhye"><code id="ujhye"></code></progress>
<samp id="ujhye"><em id="ujhye"></em></samp>
<track id="ujhye"><i id="ujhye"></i></track><optgroup id="ujhye"><em id="ujhye"><del id="ujhye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
  • <track id="ujhye"><i id="ujhye"></i></track>
    1. <ruby id="ujhye"></ruby><legend id="ujhye"><i id="ujhye"></i></legend>
      <track id="ujhye"></track>
      <legend id="ujhye"></legend>
    2. 一覽,致力于服務7000萬專業技術人才!收藏本站

      和田英才網

     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人力資源 > 新聞中心

      武漢大學生蝸居求職公寓 “后畢業時代”的青春

      發布時間:2014-08-12 12:00:22點擊數:555278 次來源:漢網

      求職公寓一角

      四處求職、個性留影、熱鬧聚餐、相擁而泣、互道珍重……這是眾多大學畢業生對于畢業季的回憶。當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帶著對未來的憧憬,開始在工作崗位上追求新的夢想時,也有一些人因為暫時沒有找到理想的工作,蝸居在求職公寓的高低床上,過著“后畢業季”的生活。

      連日來,記者探訪了武漢多處求職公寓。它們大多隱身在居民小區,設施簡陋,但由于租金便宜且靠近人才市場,頗受大學畢業生的青睞。在這里,眾多畢業生繼續著追夢的過程。

      體驗圍坐看電視全程無交流稻殼枕頭硬到讓人難入眠

      8日,記者通過網絡搜索,找到位于武昌丁字橋附近的一家求職公寓。僅出示身份證和學生證,未辦理任何入住手續,房東便將記者帶到一間女生8人間。

      該公寓為一棟復式樓,共10間房,每間房按面積大小被布置成6人間或8人間。房中唯一的家具,便是大學寢室常見的高低床。多數房間十分凌亂,空出的床位堆滿行李和衣服,一些男生房間還彌漫著難聞的氣味。

      晚7時許,已回到公寓的住客開始排隊洗澡。“趁大部隊還沒回來,趕緊先洗。”室友小王邊收拾洗浴用品,邊善意地提醒記者。果然,晚9時許,外出找工作的住客大多返回,由于公寓僅2間廁所可以洗澡,廁所外排起了長隊。

      洗漱停當,大家回到各自房間,有的埋頭睡覺,有的用手機上網,有的默默整理求職資料或衣物,彼此之間幾乎沒有交流。這樣的氣氛似乎在提醒大家,窩在被子里開“臥談會”的大學時代已經結束。

      30平方米左右的客廳,擺放著一臺不大的彩電,十余名住客圍坐觀看一檔熱門綜藝節目。每當節目中出現爆笑情節,人群中會發出零星笑聲,但大家依然鮮少交流。

      住客小文對于這樣的場景早已見怪不怪,他告訴記者:“我在這里住了一個多月,能叫得上名字的,用一只手都能數得過來,更別提交流了。”

      晚11時許,多數房間已經熄燈,但仍有一些住客躺在床上刷著微信,手機屏幕的光亮在黑暗中格外刺眼,堅硬的稻殼枕頭也讓人輾轉難眠。早晨起床時,記者的脖子十分酸痛,于是做起拉筋操舒活筋骨。一位室友見狀,淡定地說:“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。十幾塊錢住一天,不能要求太高。”

      觀察租金低廉受到熱捧入住者須注意安全

      據了解,目前武漢有20多家求職公寓,住客上千人,每人每天的住宿費大多不超過20元,一般3天起住,包水、電和寬帶費。如果居住時間達半年以上,還有較大幅度的優惠。

      由于租金低廉,地段較好的求職公寓十分緊俏。漢口利濟北路一家求職公寓的房東告訴記者,除了大學畢業生,他也接待過多名背包客。

      求職公寓大多隱身在居民小區,沒有標牌標志,基本上通過網絡發布的形式招徠客人。“住客很多是熟人介紹來的,有的通過網絡搜索找來。”洪山楊家灣一家求職公寓的房東說,他也曾想過申請辦理相關證照,但由于目前對求職公寓沒有明晰的劃分,他最終放棄了這一想法。

      湖北謙順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小平表示,求職公寓的經營模式與旅館類似,而經營旅館有十分嚴格的準入機制。在大多數求職公寓打“擦邊球”、未辦理相關證照的情況下,入住者更應注意自身安全,盡量與房東簽訂合同并保留相關單據,保管好貴重物品,以便在發生糾紛時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。

      故事創業失敗蝸居半年只為尋覓新合伙人

      求職公寓住客流動性大,但畢業于河北大學的陳鑫(化名),卻已在街道口附近的一家求職公寓蝸居了半年。

      2年前,剛剛大學畢業的陳鑫,和朋友共同開辦了一家公司,可惜好景不長,最終因經營不善倒閉。為了調整狀態從頭開始,他背起行囊,來到武漢。

      經朋友介紹,他住進求職公寓。接下來的時間里,他一邊思考創業計劃,一邊試圖在公寓里尋找志同道合的創業伙伴。“雖然第一次創業不成功,但我還是希望再試一次。”在陳鑫看來,住在求職公寓里的大多是畢業不久的大學生,有激情、有想法,是最好的創業伙伴人選。

      但半年過去,他的計劃仍未成功。“這里的住客流動性太大,有的住兩天就走了,溝通機會很少。”期間,僅有2名住客對陳鑫的創業計劃表示過興趣,但最終因資金等種種現實原因而放棄。

      眼看不多的積蓄快花光了,陳鑫準備調整方向,先找一份銷售類的工作。“這類工作門檻低,還能為將來創業積累點經驗。”24歲的他,沒有放棄自己的創業夢。

      應屆女生蟄伏待機兼職等待新求職季

      夜幕降臨,華燈初上,剛剛下班的段玉(化名),沿著東湖風景區東湖村一家求職公寓陰暗狹小的樓梯拾級而上,回到她的蝸居地。

      今年7月,段玉從武漢某二本院校畢業,但求職經歷并不順利。“好的工作只要名校大學生,不好的我又不愿意去。現在終于明白,‘剩女’是怎么剩下來的了。”她笑著打趣道。

      6月底,在學校宿管員三番五次的催促下,段玉只得打包行李,在這家求職公寓暫時棲身。雖然條件簡陋,但幾天下來,她也慢慢習慣。“畢竟這里租金便宜,剛出校門沒什么錢,先談生存再談生活吧。”

      來自宜昌的段玉很少向父母提及求職的煩心事,她也不想當“啃老族”。眼看已經錯過今年上半年的求職高峰,她只得先找了一份暑期兼職,在一家小公司擔任文秘工作,月薪800元左右。

      為了節省開支,泡面成了她一日三餐的“必備品”,放在床頭的小賬本則記錄著每天的開銷。雖然日子過得清苦,22歲的她仍十分樂觀,對未來充滿希望,“下半年的求職季再努把力,爭取找到滿意的工作。”

      夢想受挫調整目標愛好攝影收獲喝彩

      老家在隨州的劉俊(化名),畢業于河南某高校,曾經夢想成為一名新聞工作者。3年前,還是應屆生的他投了不少簡歷,但都石沉大海。

      為了維持生計,攝影技術不錯的他,在河南一家公司找了份攝影師的工作。半年后,他發現自己的攝影作品被打上了濃厚的商業烙印,與他的新聞夢漸行漸遠,于是他辭掉工作,之后陷入“習慣性跳槽”狀態,“總是放不下最初的理想,感覺做其他工作都不順心。”

      一年后,劉俊來漢尋找機會,蝸居在武昌丁字橋一家求職公寓。隨著時間流逝,他漸漸認清現實。現在,他每天都會上網搜索招聘信息,求職目標也不再限于媒體行業,“畢竟不是應屆生了,競爭力降低,還是先找份工作謀生吧。”

      繁忙的求職路上,攝影仍是他不愿放棄的愛好。每到周末,他會獨自背著相機四處采風,并在一些攝影論壇發表自己的作品,受到不少攝影發燒友的熱捧。“既然不能把愛好當飯菜,那就把它當調料吧。”他說。

      下載一覽APP,隨時隨地查工資,找工作,求發展!
      [ 打印 ]   [ 收藏 ]   [ 關閉 ]   [ 返回頻道 ]